政策热线:0755-26978111|
首页 > 产业智库 > 思睿观点
思睿观点

制造业服务化与价值链升级

发布:2017-02-07

制造业服务化(运输服务化、电信服务化、金融服务化和分销服务化)降低了企业成本,提高了企业生产效率,增加了企业的价值链参与程度,促进了价值链升级。


研究结论:

1.制造业服务化加深了企业价值链参与程度, 提升了价值链分工地位。

2.制造业服务化提升了企业出口的产品质量和技术复杂度,促进了企业产品升级。

3.运输服务化、 金融服务化和分销服务化对企业价值链升级具有显著的提升作用,而电信服务化对价值链升级的影响并不明显。

4.资产专用性越高的行业,制造业服务化对企业产品升级影响越大。

5.省际间服务要素投入对于企业价值链升级具有更为重要的影响。


当前,全球经济呈现出从“工业型经济”向“服务型经济”转型的新趋势。制造企业为提升竞争优势,逐步将产业链以制造为中心向以服务为中心转变。一些世界级制造业企业,传统上的制造业企业,如通用公司、飞利浦公司、IBM公司等纷纷通过业务转型和服务模式创新提升竞争力。企业以制造为中心向以服务为中心的转变过程称之为制造业服务化,通过顾客参与、服务要素的投入和供给,最终实现价值链中各利益相关者的价值增值。从价值链“微笑曲线”看,制造业服务化可以通过上、中、下游的价值链延伸提升企业出口附加值。在产业链上游,制造业服务化更多地表现为高效的企业组织、充裕的人力资本和完善的研发创新体系。在产业链中游,制造业服务化可以通过生产业态创新、规模经济、范围经济等促进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。在产业链下游,制造业服务化通过产品差异化策略、物流运输和售后服务等途径,促使企业由传统制造环节向价值链下游延伸。

一、机制分析

基于“服务中间投入”的视角,制造业服务化影响价值链升级的基本逻辑颇为直观。但由于服务投入的异质性,制造业服务化对价值链升级的影响存在明显差异。

从制造业运输服务化的视角,交通运输作为企业生产投入的重要作用。从企业内部角度看,制造业运输服务化有利于企业有效地调整生产要素,减少出口交货的时间成本,降低出口风险和不确定性,提高生产率和产品附加值;从产业链角度看,制造业运输服务化可以加深企业间工艺流程的分工合作,优化供应链的空间布局,促进全球和区域性优势资源的有效整合,延伸产业链条和企业“生产步长”,增加企业出口附加值。

从电信服务化的视角,电子商务、互联网+、两化融合是当前企业运营的新模式,电子信息技术具有渗透性、倍增性、网络性和系统性等特点。制造业电信服务化的“价值链升级效应”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:一是从企业角度,通过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融合,企业可以有效控制产、供、销各个环节的经营运作,提高产出效率;二是从供应链的角度,供应链信息化有利于企业间信息共享和协同运作,消除各“节点”企业的信息阻隔,提升供应链的运作效率。

从金融服务化的视角,金融服务要素投入是加深企业价值链参与程度、 提高企业出口附加值的关键因素。第一,与异质性贸易理论强调的类似,金融异质性是解释企业国际化行为的重要原因。金融机构可以充分发挥“储蓄动员”功能,有效缓解企业的流动性约束,降低交易成本,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;第二,金融服务投入能够促进企业创新。金融机构通过为技术创新和研发投入提供所需要的资金支持,促进技术创新行为的长期化、稳定化和持续化。从分销服务化的视角,制造业分销服务化是实现价值链升级和延伸的重要途径。一是可以有效缩短厂商与顾客之间的“距离”,增强其在产业链下游环节的参与程度,减少信息不对称而导致的生产盲目性,有效缩短出口企业和东道国的文化距离、制度距离和地理距离;二是改变了以产品为中心的生产模式,充分满足目标顾客的个性化需求,通过顾客体验式营销和参与式研发,为顾客提供“产品—服务”包的完整解决方案,最终实现目标顾客的锁定和产品价值增值。

二、典型事实

从制造业服务化横向对比看,发达国家的产业结构普遍存在“两个70%”现象,即服务业占GDP的70%、生产性服务业占服务业的70%,而我国服务业占比和生产性服务业占比均不足50%,差距十分明显。2011年由完全消耗系数测度的中国制造业服务化水平为40%,由直接消耗系数测度的制造业服务化水平不到15%,不仅与发达国家差距明显,而且与巴西、印度和俄罗斯等金砖国家相比,我国制造业服务化水平依然偏低。从制造业服务化的行业差异看,我国制造业服务化水平的行业差异明显。

如图1所示,2011年制造业服务化(完全消耗系数测算)排在前列的行业是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、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、机械制造业等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行业。排名靠后的行业包括:食品饮料与烟草业、皮革与鞋类制品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。但令人不解的是,上述行业在发达国家制造业服务化水平非常高,按照传统的国际分工理论是无法解释的。深入考察行业特征后发现,虽然这类行业的技术含量并不高,但产品生命周期较短,且在产业链中更接近最终消费者,因此需要更多研发设计、营销以及售后服务等优质服务要素投入。发达国家在这些领域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研发设计和产品营销经验,因而占据了全球价值链的高端位置。此类劳动密集型行业在我国出口中占据“半壁江山”,但由于其制造业服务化水平普遍较低,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我国企业在价值链上的低端锁定。

从价值链参与程度看,1995-2011年间,我国出口的垂直专业化率呈不断上升态势,说明我国价值链参与程度在不断加深。特别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,上升趋势尤为明显。受金融危机影响,2008年我国价值链参与程度急剧下降,但2010年后出现了明显反弹。总体而言,我国价值链参与程度一直处于较高水平, 这与我国的贸易结构密切相关, 外资企业一直是我国重要的贸易主体,加工贸易是主要的贸易模式。

从价值链参与的组成结构看,相比最终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,中间品出口的国外增加值率占比在上升,说明当前我国可以通过向其他国家提供中间品参与全球生产,贸易结构正在优化。但总体而言,我国中间品出口的国外(国内)增加值率仍然低于最终品出口的国外(国内)增加值,且与发达国家相比,呈现出明显的“倒挂”现象,说明我国价值链分工地位仍然处于低端环节。

制造业服务化水平不同的行业,其价值链参与程度与分工地位存在较为明显差异。服务化水平相对较高的金属制品业、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、非金属矿物及其制品业、化学制品业等行业,其价值链参与程度相对较深,且在全球价值链体系中的分工地位相对较高;而服务化水平相对较低的食品饮料与烟草业、皮革与鞋类制造业、纺织业、 废品回收业等,其价值链参与程度和分工地位相对较低。

三、政策建议

我国是制造大国,但大而不强,处于全球价值链低端,制造业服务化水平不高是重要因素之一。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优势的减弱和西方制造业回流加快,中国制造业出口正面临着双重挤压。制造业服务化作为破解中国出口之困的重要手段,不仅有助于引领制造业向价值链高端攀升,而且有利于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当前,制造业企业生存环境已经发生深刻变化,为提高企业竞争力,制造业服务化已成为企业转型升级的新路径。鉴于此:

第一, 加快推进制造业服务化进程。加强制造业与服务业的深度融合,增加制造业生产中的服务要素投入,向研发、设计等价值链上游扩展,提高出口产品附加值。制造业企业围绕产品功能扩展服务业务,向营销、售后等服务下游延伸。

第二,提升制造业和服务业的产业分工协作水平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拓宽外部营销渠道。加快推进电信业“网业分离”的第五次改革,彻底开放垄断资源,形成公平公正的电信市场秩序,改变“供给扭曲”的制度性缺陷。

第三,降低区域间服务贸易壁垒,消除地区行政割据,减少产业结构趋同、 过度竞争导致的效率损失,促进省际间服务业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,构建基于比较优势的区域链生产网络。

注:转载整理自刘斌等的《制造业服务化与价值链升级》,详见《经济研究》2016年第3期。


0755-26581807 深圳市南山区深南大道10128号南山数字文化产业基地东塔308室

扫一扫官方微博

政策热线0755-26978111